構建以身份證為載體的一卡通

2019-04-18 09:59:03

    經過智能卡行業的不斷發張,智能卡的一卡多用漸漸由一張卡替代了原來的多張卡。

    而身份證作為居民最基本的證件,它的功能性還是比較單一,就在之前兩會期間,全國人大代表就提出,駕駛證和身份證是同一個号碼,取消駕駛證,通過信息、大數據應用和生物技術,将駕駛資格綁定身份證。從目前的技術手段和交通執法實際情況來看,交警将來完全可以通過身份證查驗司機的駕駛證信息,處理交通違章問題。在現實生活中,很多人經常忘帶駕駛證,從方便人民群衆工作、生活出行,優化機動車駕駛員信息管理來看,個人駕駛資格綁定身份證的時機已經成熟。

    其實該代表并非是說要取消駕駛證這一行政許可項目,而是指建立以身份證為載體的“一卡通”,将駕駛證融合至身份證中,以身份證取代駕駛證。可以說,在推進跨部門、跨區域信息互通互聯的背景下,有必要盡快構建以身份證為載體的“一卡通”體系,以此取代諸多不必要的實體證件。

    以駕駛證為例,根據有關規定,駕駛車輛出行時應攜帶駕駛證,如果未随車攜帶的,将受到罰款和扣分的處罰。該規定在信息技術尚未大規模應用到執法辦案中時非常必要,比如,由于沒有便攜式“警務通”,執勤交警必須查驗駕駛證方能得知駕駛員是否具有相應駕駛資格,不能通過查驗身份證來判斷檢查對象的駕駛資格。如今,這樣的障礙早已不複存在,執勤交警完全可以借助“警務通”平台,通過駕駛人的身份證号碼即可查驗駕駛資格。通過“警務通”平台以查驗身份證代替查驗駕駛證,還可以避免“假證”現象,精準識别出僞造的駕駛證、扣分過多的駕駛證。

    其實,這一管理模式完全可以推廣到教育、社保、醫療、婚姻等各個領域。具體而言,可依托全國人口信息管理系統,提高身份證的科技含量和信息含量,加入類似銀行卡的芯片,并融合指紋、DNA等基本識别信息及家庭成員、婚姻、學曆、社保、納稅等信息,打造“一卡通”體系。

    歸集、融合各種信息的“一卡通”身份證,除在證件表面顯示個人基本情況外,其餘信息應存入芯片。非經特殊程序、特殊器械無法讀取,且每台讀卡器械均應與公安機關聯網,每次讀取均應留痕備查。同時,嚴格管控有權查詢身份證的部門和讀取身份證的器械,相應部門隻能查詢涉及本行業的信息。比如,執勤交警的“警務通”隻能查詢駕駛證、車輛信息,無法查詢婚姻、學曆等信息,而婚姻登記部門則無權查詢駕駛證等無關信息。

    這樣一來,“一卡通”身份證即可替代人們的各種證件和證明,以信息共享替代民衆跑腿,讓人們無須攜帶諸多證件,無需為辦理各種證明來回奔波。比如,當人們就業時,用人部門可通過身份證查詢其學曆及取得的資格證書,當人們辦理房産登記時,可通過身份證查詢“是否單身”。

    此外,還應借鑒銀行卡管理模式,确保“一卡通”身份證挂失、注銷立即生效,并在冒用者使用時發出警報,讓冒用者及時現形。這樣方能避免身份證丢失後各種信息被竊取、洩露,甚至被“開房”、被“犯罪”。